yb体育在线登录|官方下载

杀死王瑶的《坏小孩》朱朝阳背后:成人世界的阴暗示范和原生之罪

看完《隐秘的角落》之后,我迟迟没有从中间的剧情出来,在看电视剧之前,我把原著《坏小孩》也看了一遍。电视剧终究还是把所有人都美化了,滤镜之下多了一些温情,可依旧细思极恐,学霸哥哥朱朝阳,看似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却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

在冰库的那场博弈中,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张东升杀了王瑶,其实,张东升只是致使王瑶晕过去,最后补刀杀害王瑶的是朱朝阳。

朱朝阳为什么要杀死王瑶?其实从剧情一开始就为这个结果埋下了很多伏笔,王瑶和朱晶晶她们原本都可以不用死,却因为自己的自私丧失了生命,而“好孩子”为什么这么做?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

王瑶的家庭地位很高,从她和朱永平的相处模式就可以看出,王瑶从来不考虑朱永平的感受,肆无忌惮的各种作。朱永平开车带儿子去商场买鞋,王瑶一个电话打来直接要求一起去,还没等朱永平回答,她的电话已经挂了。

朱永平面露难色却不敢发难,只好给儿子编了个谎,说“阿姨想给你挑鞋”,可实际上,王瑶压根不待见朱朝阳。很多人一定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朱永平那么有钱,却任凭王瑶控制?”原因还是王瑶有一个混混弟弟,因为这个弟弟的存在,才使得朱永平的生意如日中天。

当朱永平去开车的时候,王瑶会用一些言语去打击朱朝阳。特别是那句:“你妈妈不给你买新衣服吗”,让幼小的朱朝阳很是受挫。

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女儿独享父亲的爱,让朱永平彻底和儿子划开界限。这就说明她是一个没有同理心的人,更不能算是一个善良的人。

王瑶的行为潜移默化的让朱晶晶模仿了,所以朱晶晶从来没有把朱朝阳当作自己的哥哥,并且不会尊重他。

所以她才会毫不在意地踩到朱朝阳的新鞋上,并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王瑶在此时也并没有及时引导女儿,因此朱晶晶才会养成这样嚣张跋扈的性格。

朱晶晶在五楼摔下去前,她看到普普和朱朝阳在一起时,她下意识地把朱朝阳当作自己的敌人,并且在言语上丝毫没有给对方留情面。因为在她的心中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而朱朝阳却始终处于劣势。

最后失足掉落的时候,朱朝阳也没有伸出援助之手 “她要掉下去了”,直到电视剧的最后一刻,我们才知道,朱晶晶原来是可以不用死的。

朱朝阳跑到窗边的时候,朱晶晶还没完全掉下去,这时候,只要朱朝阳伸出手,就能够到挂在树枝上的朱晶晶。可此时的朱朝阳,却狠心地回了头,再也没看窗外一眼,他被嫉妒冲昏了头。

如果王瑶没有给朱晶晶带来这样不好的表率,如果朱晶晶没有养成这样的性格,她就不会被逼到角落中。如果她在遇到问题之后没有那么容易激动,可以去冷静的思考和解决问题,那么她也不会采用这样极端的方式。

这样一来后续的悲剧自然也就不会发生。所以朱晶晶确实是受到母亲王瑶的影响养成了这样的性格,同时也丧失了一些基本的能力。所以朱晶晶的死其实是王瑶一手造成的。

王瑶看到监视器里朱朝阳的第一眼,就跟朱晶晶一样反应激烈。不听朱朝阳的解释,见面直接就动手打人,在王瑶的心里,朱朝阳的就眼中钉肉中刺。我甚至敢保证,即使那天朱朝阳没有出现在5楼,王瑶也会一口咬定是朱朝阳干的,原因别无其他,就是她一直把朱朝阳当做眼中钉。

心理学有个观点,一个人内心怎样看待自己,在外界就能感受到怎样的眼光。因为王瑶讨厌朱朝阳,所以她就认定朱朝阳讨厌她和朱晶晶。在王瑶得知朱朝阳出现在少年宫时,就一口咬定“朱朝阳就是杀人凶手”,然后她跑到朱朝阳的楼下,大骂朱朝阳是杀人犯。

这样的行为给一个13岁的孩子造成多大的伤害,不能否认,朱朝阳没有因此怀恨在心,最后在冰库杀死了王瑶。

我们再来聊一聊朱朝阳,其实恨王瑶不足以使得他动手杀人,在看完整部剧之后,其实我认为朱朝阳的内心早已扭曲,一个13岁的少年彻底黑化。

朱永平作为父亲,不如身边的同事了解儿子,几乎缺席了朱朝阳的日常生活。他不知道儿子期末考试全校第一,注意不到眼前儿子身上的衣服有多旧,视而不见儿子对父爱的渴望,甚至纵容爱人和女儿对儿子的为难。

正因如此,朱朝阳明白父亲更爱同父异母的妹妹,所以只能逼着自己懂事,小心翼翼维持着父亲对自己仅剩的那一点点爱。

周春红作为母亲,她对朱朝阳的爱更多的是控制,但她确实无可避免地缺席了一部分朱朝阳的生活,因为工作地点远且辛苦。所以她其实都并不了解朱朝阳,不知道儿子不喜欢吃鱼,还要求他多吃点鱼;老师向她反映朱朝阳性格内向不合群,希望她多关心这方面的时候,她却说只要读书成绩优秀就行,丝毫没有意识到朱朝阳性格上的缺失,从剧中可以看出两人也鲜少沟通,所以说她不是一名称职的母亲。

朱永平和周春红的行为态度解释了前期朱朝阳的性格形成,而后期朱朝阳逐渐变身“恶人”的过程则与一个叫做“自我分化”的概念相关。

“自我分化”是由家庭系统理论重要奠基人之一莫瑞·鲍恩(Murray Bowen)所提出,它指的是一个人的理智与情绪在心理上分离以及将自我独立于他人之外。

鲍恩认为,个体的成长过程就是自我从其情绪所依附和寄托的家庭系统中分化出来的过程,这对个体成熟和心理健康来说至关重要。分化程度的不同体现在人们面对外界要求的紧密型压力,也就是焦虑状态时,所维持的自治能力的水平差异。

同时,自我分化涉及内在关系和外在人际接触两方面,前者指个体力型意识对情绪的识别能力,后者指个体在他人的关系中同时体验到亲密和独立的能力。

毋庸置疑,朱朝阳是自我分化水平高的那类人,在面对父亲前期的淡漠和后期的关爱时,他都能很好地识别情绪,通过理性的判断作出正确的回应。在处理与母亲的关系上,朱朝阳也表现出了超出年龄的理智。

《隐秘的角落》结尾处有四个大字—“献给童年”,很多网友开玩笑说这样的童年不要也罢,虽然是玩笑话,但这也表明大家都意识到了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

对于孩子来说,原生家庭的伤痕可能一辈子都难以抹去,只能在漫长人生中不断与自己和解,等到自己足够成熟和强大时,才敢抚摸自己身上的旧伤疤。

“不能在阳光下呈现的心理,最后就会躲入阴影中,但它不会消失,而是会以我们不能控制的破坏性的方式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