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体育在线登录|官方下载

从家庭和社会两方面在准备生二胎时对其有何影响?

家庭成员在这一系统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因此家庭系统具有多种带有家族符号的关系特征。夫妻关系、亲子关系、兄弟姐妹关系是组成这个家庭系统的重要因素。

家庭内部各个系统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关系,因此父母与子女子系统之间的人际互动必然影响着子女的社会发展。例如,父母所拥有不同的养育观念以及教育行为,孩子的社会发展都会有所差异。

另一方面,家庭系统中父母间的互动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的发展。父母之间关系不和谐,常常出现消极互动会导致家庭系统出现更多的冲突。这种消极的互动还会进一步影响整个家庭功能,使家庭充满压抑、冲突甚至是攻击性的家庭氛围,这种氛围成长的孩子往往在社会性发展方面更容易出现问题。

因此,父母子系统和儿童子系统之间的交互非常重要。在家庭系统理论流派中,家庭是一种关系情境,它具有促进家庭成员之间相互作用的功能。

每一个由个体组成的家庭都是整个社会子系统的一部分,家庭系统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家庭子系统的一个单元。

但这并不是说整个家庭系统仅仅是子系统的总和。家庭制度的每个成员都具有独立的人格,共同构成家庭系统。

每个单元将继续相互作用,形成一个有机运行的整体系统。此外,他还运用了心理动力学的视角来探讨每个家庭成员在家庭系统中应该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所扮演的家庭角色所具有的心理动力。

家庭系统应该有一套具体而比较完整的价值体系和行为准则,这有利于家庭成员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作用。

家庭是一个不断演变的整体,一个有机结合的单位。家庭成员之间形成长期、稳定、互动的关系。

任何一个家庭成员的发展变化总是与家庭关系下其他家庭成员的变化相联系的。因此,用整个家庭系统来解释家庭内部的个别问题,即背后的问题可能是复杂的、多向的,甚至是循环的整个家庭系统的问题。

其次还有人认为整个家庭是一个情感单元,每个个体是一个相互关联的结构因素,而不是一个独立的实体,因此每个家庭成员之间是相互作用的。

理论的核心有两个方面:一是家庭功能障碍与个体之间的情感联系有关;二是上一代遗留下来的问题会一代一代传下去。

例如,父母在过去的某一时刻有未解决的冲突,这可能会成为日后形成亲密关系的巨大障碍。这可能会导致意见相左的两个人之间产生虚假的亲密关系。

当儿童进入家庭系统时,将对儿童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鲍恩还认为,沟通不畅或不恰当的行为反馈可能会导致家庭系统功能失调。

因此,他认为这需要夫妻之间的有效协商,包括态度和沟通,这样才能促进家庭系统的良好运作。在家庭中,父母的育儿胜任感涉及的主体主要有父母和幼儿,而二孩家庭系统中,家庭成员的数量发生了改变,势必会影响到整个家庭系统。

家庭成员所处的不同次系统所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也存在着不同的互动模式,互动的结果不仅影响次系统,也可能影响其他次系统。

也就是说二孩家庭父母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的养育观念、行为不仅会对孩子的健康发展产生影响,同时孩子的发展也会影响父母的育儿体验。

社会支持理论起源于20世纪,其概念根据研究角度不同,定义也有所差异。社会支持作为一种行为过程,能够帮助和支撑事物的运行;社会支持是个体以正式或非正式的方式联系个体或团体,从而获得信息、安慰和保证;

把社会支持分为情感性支持、社会整合支持、满足自尊的支持、物质支持和信息支持。社会支持往往被看作是对社会的帮助,是通过支持这种互动来交换各自拥有的资源,以更好地面对和处理各种问题。

父母的育儿胜任感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育儿效能感,包括育儿方面的相关知识和技能,另一个是满意度,表示父母在养育过程中的情绪情感体验和舒适度。这两方面对于提升父母的育儿胜任感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有拥有丰富的育儿知识和技能,才能在养育过程中更好地满足孩子的需求进而获得积极的情感体验。

父母养育经验的来源除了自身养育过程中的积累以及学习,还少不了来自家庭、社会、朋友之间的育儿经验交流和支持。

祖辈参与育儿在当今社会已经十分普遍,且祖辈的参与度与父母的育儿胜任感有显著影响,也就是说祖辈参与度越高,父母的育儿胜任感越高。

因此,二孩家庭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要获得更高的胜任感,就必须从主观上提升获取社会支持的意识,并且社会也应当积极为二孩家庭养育孩子提供适宜的支持和帮助,共同为促进家庭教育质量的提升以及孩子的健康发展而努力。